<output id="zdipv"><video id="zdipv"></video></output>
    <source id="zdipv"><form id="zdipv"></form></source>

    <meter id="zdipv"><font id="zdipv"></font></meter>
  • <code id="zdipv"><rt id="zdipv"></rt></code>
    <dd id="zdipv"></dd>
    
    <output id="zdipv"></output><var id="zdipv"></var>

    1. 中華工控網 > 工控新聞資訊 > 中小企業用工荒告訴你:城市真正短缺的是啥人才?
      中小企業用工荒告訴你:城市真正短缺的是啥人才?

      美國《財富》雜志最新發布的2019年世界500強榜單顯示:全球最大的500家公司中,有129家來自中國,超過美國的121家。

      “中國軍團”第一次傲視群雄,光榮之至!

      然而,上榜企業光鮮的背后,卻隱藏著大多數企業難以言說的苦楚。

      在中國4400多萬家各類企業中,刨除入圍世界500強的129家企業及3000家A股盈利的上市公司,剩下的大多數都在苦熬:一是企業盈利越來越困難,經營狀況一年不如一年;二是員工越來越難招,用工荒如影隨形,企業老板每年大把的精力都耗費在招人、留人、培養新員工等瑣碎的事情上。

      當下企業要由小做大,走出盈利和用工困境,可能比以往更加需要政策的春風。

      兩位中小企業老板的心聲

      一直以來,各地的招商熱情都是無比濃烈的,低價給地、稅收優惠、專項扶持資金、貸款貼息等等,奮力吸引優質企業前來投資辦廠。通過引入優質企業,可以快速做大地方GDP蛋糕,并在全國區域經濟總量競賽中拔得頭籌。

      然而,時至今日,曾經奏效的招商引資手段,似乎悄然發生著變化。過去一年多,筆者拜訪了很多中國的中小企業,在與企業老板交流過程中,發現了不少有趣的事情,下面通過具體案例來說明。

      案例一:江蘇某生產型企業

      案例一,江蘇一家生產新材料的企業,年凈利潤大幾千萬,已經準備籌劃A股IPO,算是區域內政府傾力打造的一家明星企業。為了吸引該企業入駐,政府花了大力氣,低價給了很多地,也給了大幅度的稅收優惠。

      在交談中,老板提到,目前企業發展的最大瓶頸不是資金、廠房、土地,而是員工短缺。

      一方面,人難招,經常招不到像樣的、認真干活的員工,更不要提有點技能的熟練工了;另一方面,人難留,招進來的員工,流失率很嚴重。

      這些新進員工,90后居多,原先很多就住在工業園區,因拆遷,家里補貼到兩套房和一筆現金。物質富裕了,工作就懶散了,對于這些年輕員工而言,工作愈發成為一件可有可無的事情,稍有不順就會選擇辭職不干。更有甚者,干一個月休息一個月,等花完工資才會重新找下一份工作。用工荒背景下,反正不愁找不到工作。

      過去幾年,當地政府大力引進了一批本科及以上學歷人才,但對于引進學歷更低的產業工人、對于培育產業工人群體,當地政府卻無所作為,稍有技能的產業工人都極度緊缺。

      為此,企業提前做了用機械替代人工的布局,花巨資建造了一個自動化的廠房,以應對未來生產線工人短缺的風險。但即便這樣,產業工人的用工荒依舊給企業的未來發展蒙上了一層迷霧。

      案例二:浙江某互聯網電商企業

      案例二,浙江一家互聯網電商企業,主營家具的互聯網銷售,在行業內已小有名氣。老板為了擴大銷量,決定增設一支營銷隊伍,但沒想到的是,最困難的環節竟然發生在招人這一項。

      首先,要招聘到合適的營銷隊伍負責人,不僅要給予高額的工資和提成,還要為其配置一輛不錯的公務車,這似乎已經成為行規。

      其次,對于普通員工,一定要允諾每個月組織他們聚餐、喝酒、唱K,因為在他們眼中,開心和娛樂比工作和工資本身更重要。

      該老板坦言,目前招人真的很難,稍微有點技能的員工,要價很高,導致企業招聘成本水漲船高,除了付出較高的工資之外,有的還得解決住宿和配車,并給予日常定期的休閑娛樂,否則招進來也留不住,“當老板這幾年,真的都是在給員工打工,心累。”

      管中窺豹,上述兩家企業遇到的問題,可能是眾多企業在當下面臨的共性難題,“人”正成為越來越關鍵的因素。地方政府曾經在人口紅利下無往不利的招商引資手段,可能要部分失效了。除了土地、房產和稅收優惠,能不能在當地輕松招聘到合適的產業工人,似乎也要成為企業老板選擇入駐的重要考量。

      “新生代”工人缺什么?

      2009年12月17日,美國《時代》周刊揭曉了2009年的年度人物,“中國工人”群體入選時代周刊年度人物,并位居榜單第二位,僅次于美聯儲主席伯南克。

      關于“中國工人”的上榜原因,《時代》周刊寫道:

      中國今年能成功保八,歸功于數以千萬計背井離鄉的中國工人。

      正是這些男男女女,他們過去的奮斗、現在的思考以及對未來的看法,引領著世界經濟走向復蘇之路。

      然而,十年過去,“中國工人”這個群體已發生巨大的變化——“英雄遲暮”,他們中的大多數已不再年輕,時代周刊“感謝中國工人”的字樣已成為一個時代的縮影。

      統計局數據顯示,人口紅利拐點在2010年就已顯現,總撫養比(非勞動人口/勞動人口)在2010年觸底之后開始反彈,老年撫養比(≥65歲人口/勞動人口)上升趨勢則更為明顯。

      截至2017年末,總撫養比和老年撫養比已經分別上升至39.25%、15.86%,意味著每100名勞動人口大致要負擔39名非勞動人口,其中老年人口約16個。

      同時,經濟學人智庫預計,到2030年,我國老年人口撫養比將接近30%,這意味著每100名勞動人口大致要負擔30名老年人口。可想而知,未來的老齡化壓力有多大。

      幸運的是,老一代中國工人集體謝幕所帶來的負面沖擊,正部分被“新生代”工人的崛起彌補。這些80后、90后的“新生代”工人已成為勞動力市場的主力。

      根據國家統計局發布的《2018年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》,2018年農民工總量為2.88億人,其中1980年及以后出生的農民工占全國農民工總量的51.5%,“新生代”工人占比連續4年快速上升。這些“新生代”工人中,80后與90后旗鼓相當,其中,“80后”占比50.4%,“90后”占比43.2%,“00后”占比6.4%。

      不幸的是,這些“新生代”工人與老一代農民工相比,離“肩負重任”還有較大差距:

      一是學歷依舊普遍偏低,大多數都未完成高中階段教育,這是新舊產業工人群體所面臨的共性難題。在全部農民工中,未上過學的占1.2%,小學文化程度占15.5%,初中文化程度占55.8%,高中文化程度占16.6%,大專及以上占10.9%。

      二是特定技能有限,大多數“新生代”工人也沒有系統接受過職業技術教育,他們的專業能力并不能有效滿足當今產業結構的需要。相比前些年,最近幾年技術的更新換代愈發快速,對“新生代”工人的學習能力、行業技能正在提出更高的要求。

      三是對待工作的態度和責任心,“新生代”工人離老一輩差距甚遠。

      正在逐漸消失的人口紅利、幸運與不幸交織背后的“新生代”工人,讓“招工難”、產業工人技能缺失問題成為企業老板每天都要面對的難題,老板們很焦慮,不知如何突圍。

      地方招商引資,“給對人”很重要

      在過往地方政府的“筑巢引鳳”計劃中,給地、給房、給稅收成為政府吸引企業入駐的常規手段。在企業發展早期,土地、稅收等優惠政策的正面影響是立竿見影的——低價拿地、獲得政府高額稅收優惠,可以大幅減少企業初期的成本費用支出,使很多企業在盈利困難的時期順利存活下去,以至于很多企業在進行入駐的時候,往往會把這些與金錢直接相關的權益考慮的清清楚楚。

      然而,縱觀國內外經營成功的公司,其基業長青的基礎,絕對不在于政府扶持政策,而在于自我造血、持續盈利,這一切的基礎在于人才。對于互聯網型、科技型企業而言,高端IT人才是基礎,但對于生產制造型企業而言,產業工人,尤其是具有一技之長的熟練技工,是關鍵。

      因此,面對愈演愈烈的產業工人短缺的難題,地方政府當有所作為,除了給地、給房、給稅收,“給人”甚至更為重要。

      具體“給”什么樣的人?不是大學生、碩士生、博士生,而是能夠忍受車間重復無聊工作、具有一定技術能力的產業工人,這些人往往學歷較低,是地方政府人才引進戰略中最容易被忽視的群體,是“招人難、用工荒”問題的主角,但又是最不可或缺的。

      對于地方政府而言,可能至少需要做兩方面工作:

      一是在大幅降低本科生等高學歷落戶門檻的基礎上,同步定向降低具有熟練技術的產業工人的落戶,多給予這些人群優惠政策,以吸引更多產業技術工人的匯聚和流入。

      二是加強區域內“新生代”工人的職業教育培訓。當下,在畢業生人數上,本科及以上學歷人才跨步大躍進,職業教育畢業人才卻明顯下滑;在人才需求上,早些年被哄搶的本科生已不再吃香,在后人口紅利時代,具有熟練技術的產業工人才是“香餑餑”。如此“一上一下”,使得人才的需求與供給極度不匹配,導致我國持續進入“大學生就業難,但技術工人用工荒”的怪圈。

      打破怪圈,唯一的出路可能是齊頭并進,在推動本科教育向應用技術大學轉型的同時,大力推動對低學歷人才的職業技術教育。

      更為重要的是,我國當前正處于產業升級和轉型的新時期,客觀上也要求“新生代”工人能更快、更好的掌握與產業轉型相關的新技術。對于這些學歷普遍較低的“新生代”工人而言,職業培訓無疑是最快的捷徑,需要地方政府給予最大的重視。

      過去的十幾年,我們國家培養了太多的本科生,但在職業教育這一塊,卻沒能有效趕上發達國家的步伐。在全球老齡化、產業工人用工荒背景下,德國、日本等以制造業為主的國家就十分重視職業教育。

      結 語

      展望后人口紅利時代,要賦能企業發展,要發展立國之本、興國之器、強國之基的高端制造業,要實現“中國制造2025”,人才一定是基礎。

      一方面,要推動“人口紅利”向“工程師紅利”轉變,“高舉高打”才能實現重要技術的快速突破、攻堅克難;另一方面,要推動“人口紅利”向“具有熟練技術的產業工人紅利”轉變,才能實現重要產業的規模化、有序化發展。

      對地方政府而言,不能簡單的陷入盲目的“搶人大戰”,一定要有針對性的“搶”區域內企業所需要的人才。我們希望看到,優秀的“新生代”產業工人也成為“被搶”的重點,能被政策給予更多融入和落戶當地的機會,如此才能構筑更美好的城市未來和城市競爭力。

      正如著名經濟學家周其仁教授所言:

      “中國一些城市陷入簡單的搶人大戰,我問一個問題,搶來了干嘛?沒有仗打,就給房子,只是搶來一批房客。有仗打才能搶人,搶來人才要有用武之地。請來一批買不起房子的人,給他補貼,他覺得挺好,就住下了,你以后麻煩大了。”

      想想,確實如此!

      解讀施耐德電氣M262 PLC與TeSys island電機控制器

        寄語 | 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本站動態 | 友情鏈接 | 法律聲明 | 非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 
      工控網客服熱線:0755-86369299
      版權所有 中華工控網 Copyright@2008 Gkong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  經營許可證編號:粵B2-20040325
      網安備案編號:4403303010105
      最新电影免费观看在线播放